第一百六十八章、夺取指挥权

卢森堡防线的崩溃,造成的影响是巨大的,法兰西的威名再次响彻欧洲大陆,仿佛昔日那支横扫欧洲大陆的的军队又回来了。

比利时慌了,德意志地区的众多邦国慌了,欧洲各国也慌了,就连奥地利国内都出现了恐慌情绪。

维也纳宫

放下了手中吹嘘法兰西无敌论的报纸,弗朗茨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干的不错,相信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我们又能够收获不少助力。”

欧陆平衡政策,不光是英国人在玩。事实上,绝大部分欧洲国家都是这一政策的支持者,没有人愿意自己的头上出现一个庞然大物。

毫无疑问,这次欧陆战争就是欧陆平衡能否持续下去的关键。法奥任何一家赢得胜利,都不是大家想要看到的。

现在法兰西占据上风,自然有人要扯后腿了。为了让风暴来得更猛一些,弗朗茨当然要夸**兰西的强大。

事实摆在眼前,德意志联邦那个中等强国,依托要塞工事防守,都没有在法军手下撑过一个月。

要知道昔日的普鲁士王国还没德意志联邦强大,都能够和俄国人打得有来有往,最后被沙皇政府用人海战术给磨死。

有了这一组鲜明的对比,谁还敢说法兰西不是世界第一陆军强国?

外交大臣韦森贝格:“陛下,法兰西的强大早就深入人心,我们继续替他们造势,很容易失控的。

外交部获悉,最近一段时间瑞士、荷兰、葡萄牙等国都在和法国人眉来眼去,我们苦心营造的孤立法兰西政治格局正在被动摇。”

小国的生存之道就是墙头草随风倒,现在法国人占据上风,大家自然要靠上去了。

当然,这个靠拢并非他们的真实意愿,只是因为生存需要,才和法国人缓和关系。

明面上靠拢,暗地里该捅刀子的还是要继续,毕竟这个法兰西帝国看上去侵略性太强了,随时都有可能威胁到他们的安全。

弗朗茨摇了摇头:“没有关系,这帮小国在向他们靠拢,可是大国却在疏远他们。

你们发现没有,自从卢森堡防线失守,我们破坏苏伊士运河的事情,就被大家选择性的遗忘了。

被英国人扣留的意大利独立组织成员,马上也要被放回国了,看样子伦敦政府对法国人还是非常警惕的。

外交部再努力一下,鼓动英国人提高对法物资出口的关税,继续增加法国人的战争成本。

西班牙和俄罗斯也不能放松公关,虽然都不怎么靠得住,可也能够给法国人添堵。”

看似轻描淡写,实际上弗朗茨的内心并不平静。现在欧洲各国能够给法国人扯后腿,未来同样也会给奥地利扯后腿,反正是谁强就反对谁。

可是到了现在这一步,要完成帝国统一战略,就必须要解决法兰西;要解决法兰西,又要搞定欧洲各国。

好吧,弗朗茨是理智的,选择了顺势而为,没有和欧洲各国硬顶的打算。

奥地利参谋部也不是昭和参谋部,没有脑残的制定征服欧洲战略。只是准备打大家一个措手不及,来一次偷鸡行动。

为了达到战略目的,弗朗茨不惜压制着前线将领。宁愿承受前期战场失利带来的政治压力,也要……

……

“快,都给我跑快点儿!”

“菲利尔,你给蠢货。还不快跟上,再这么墨迹,法国人就要捅你腚眼了!”

中年军官的催促声不断响起,效果却不尽人意。没有办法,稀里糊涂的打了败仗,然后又迷迷糊糊的逃命,军心士气早就没了。

卢森堡防线崩溃,但是德军的后路并没有被切断,法国人是直接从正面A过来的,没有办法阻止大家跑路。

如果不是德军指挥体系混乱,前线出现缺口后没有及时投入预备役堵上,各部队一窝蜂的逃命,也不至于现在这么狼狈。

挨骂的菲利尔气喘吁吁的回复道:“上校,我们已经很快了。可是两条腿赶路,怎么跑得赢四条腿呢?”

看得出来,这是某个小邦国的部队。只有小邦国的部队,军官和士兵可以相处的这么随意。

中年军官厉声呵斥道:“菲利尔,你真够蠢的。法国人的骑兵才多少,前线这么多溃兵,他们忙的过来么?”

事实再次印证了“跑不赢敌人没关系,只要跑过盟友就行了”的战场逃命真理。

因为历史遗留问题的缘故,德意志各邦国之间的关系可没有表面上那么和谐,丢掉盟友跑路莱恩上校没有任何压力。

也不能算丢掉,现在大家都在仓皇逃命,前线大势已去,战场上的局势已经彻底糜烂,根本就不是“不来梅汉萨”这支小部队能够扭转的。

能够带着部队一起跑路,没有自己骑马开溜,莱恩上校也算是尽职尽责了。

或许是他们跑得足够快,又或许是他们的求生欲感动了上帝,从卢森堡一路跑到科布伦茨都没有遇到法军。

到了这里,逃命之旅也宣告结束了。见到前方树立的奥地利军旗,莱恩上校松了一口气,正欲上前交涉,一个洪亮的声音就响起了。

“报上部队番号,指挥官姓名!”

说话的是一名青年军官,手中还拿着一个小本本,身后是一群严阵以待的士兵。

正对着十条枪口,任何人都会感到不自在,莱恩上校也不例外。皱着眉头的回答道:“不来梅汉萨国防军,指挥官上校莱恩!”

具体番号,不需要的。不来梅汉萨自由市,面积也就一个大点儿的乡镇,无非是商业繁华一些,人口稠密一些。

参加这次战争的部队,一共就这么几百号人,一个加强营的编制足够了,直接报国名比番号方便多了。

或许是意识到自己一行人的形象不佳,莱恩着重强调了自己的上校身份,希望获得更好的待遇。

坦率的说,莱恩对自己的上校身份并不满意,看看别的邦国派出的最高指挥官都是将军,就他一个上校,大家站在一起都低人一等。

遗憾的是国内议员们不答应,坚决以没有战功为由,将他这个军方“大佬”的军衔压制在了校级。

听到了“上校”两个字,青年军官客气了很多。毕竟是大家盟友,相互之间还是承认对方军衔的,即便是这里面的水分很多。

“请问上校阁下,哪一年入伍,入伍前从事什么职业?”

例行公事的盘问,莱恩上校神色一下子尴尬了起来,硬着头皮回答道:“三个月前入伍,入伍前负责不来梅的治安工作。”

没有办法,不来梅实汉萨在是太小了,根本就养不起常备军。一般来说,都是国内警察兼职军队的活。

或许是担心自己的履历不够光鲜受人轻视,莱恩上校又补充道:“年轻的时候,我还担任过一支雇佣兵的指挥官,曾经在南非和英国人打过仗。”

正是因为上过战场,莱恩才能够从众多菜鸟竞争者中脱颖而出,成为了这支部队的指挥官。

青年军官打开小本本,迅速的翻查了起来,片刻功夫后微笑着说道:“资料没有问题。

莱恩上校,我代表联军指挥部,欢迎你们的归队。”

听到“归队”,莱恩上校的脸色一下子不自然了起来。毫无疑问,他们这是被合法收编了。

犹豫再三过后莱恩上校硬着头皮说道:“阁下,我们刚刚在前线遭遇失败,现在军心士气全无,部队需要进行必要的休整。”

没有办法,在卢森堡的时候,众多小邦国一起报团,他们有足够的底气和中央政府任命的指挥官讲条件。

现在不行了,部队都被打散了。兵不知将,将不知兵,就是最真实的写照。

联军指挥部现在收拢溃兵,肯定不会为了帮他们恢复编制,只要指挥官不傻就知道趁机夺取部队的指挥权。

将溃兵重新进行整编,拆分掉以邦国为单位的军事体系,他就丧失了讨价还价的能力。

对大局来说,这是最有利的,可以整合力量,发挥出最大的战斗力。

不过站在个人、或者是小邦国的立场上,情况就截然不同了。这意味着他们将要丧失在联军中的话语权。

理论上来说,这种事情由德意志联邦政府来干,更加顺理成章。毕竟才是法理上的中央政府,拥有统合下面邦国的大义。

联军指挥部跳出来收拢、整编溃兵,还是有些逾越。不过这都是小问题,现在德军指挥部都是一片混乱,根本就顾不上这里。

等他们反应了过来,既定事实都造成了,再想要从奥地利手中拿回指挥权,就只能去维也纳政府打外交官司了。

似乎想到了什么,青年军官安抚道:“上校不用担心,短期内你们不会有作战任务的。

现在你们应该到营地中洗个澡,好好的睡上觉,养足精神等待命令。”

胳膊拗不过大腿,看了看身后疲惫不堪的士兵,莱恩上校无奈的点了点头。

……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换源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